《Sample样本》第十期「欢迎光临赌博乐园」数据流日本麻将的兴起

日本麻将(后称日麻)在战后的日本是主要的博奕游戏。说到博奕,参加者无非渴求胜利,但要提升自己的日麻技术,从前并不容易。

由于配牌和摸牌的关係,单是一张麻雀牌的「叠上叠落」,已足以影响整局牌的结果,再加上各种人为因素,要验证一个打法是否行得通,非要花上数百甚至上千个「对局单位」[1]不可。然而,日麻在昭和时期只是一个赌博游戏,玩家普遍对统计学缺乏认识,战术很容易受随机因素左右,经不起考验。一般的日麻玩家的战术,都只是建基于一些显而易见的理论(例如叫两飞比叫「卡窿」容易和出)和自己仅有的对局经验,极其量加上朋友间的口耳相传而已。

由于战术研究都是各自修行,再加上缺乏科学化的验证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日麻都没有完整的战术系统,当他们自认正确的战术不奏效,就自然将结果归咎于运气使然。在这环境下,日麻的研究大多集中于读牌(特别集中于对手是否听牌或听甚幺牌),更甚者是追求掌握运势的流动。着名的日麻小说家阿佐田哲也就有这样的名言:

麻雀中只看到点棒的流动的永远是弱者。麻雀的胜负在于运势的流动,点棒的流动每个人都看得到,但运势的流动很难看得见,因此很多人都将后者无视。

此时随着不同的竞技麻雀团体的诞生,以及健康麻雀概念[2]的兴起,日麻开始由纯赌博的游戏,逐渐转变成一种头脑竞技,令玩家群的层面开始变广,家庭麻将也开始普及。不过由于对局需时,而且记录困难,极少人会花时间于日麻的战术研究上,令战术长时间未见有突破。

而网络麻将的出现,就令日麻战术研究起了革命性的变化。

东风庄──数据流麻将理论的摇篮

1997年,第一个网上的日麻平台「东风庄」正式开始营运。有别于实体麻将,网上日麻突破了时间和人数的限制,亦大大缩短对局时间。纵使介面极其简单,东风庄亦在短时间内吸纳了大量年青的日麻玩家。当时东风庄提供以下两个功能,促成了「数据流」研究的发展。

其一是R值。[3]R值给所有参加者一个比较客观和简单的(虽然不是完全準确)的实力指标。东风庄内,部分房间会有最低R值的参加要求,玩家要打进最高级的房间,不能单靠运气,还得从根本提高自己的水平。这为追求上级的日麻战术提高诱因。

更重要的则是牌谱记录。每一局打完,程式都会自动记录整局牌的过程记录,存成电脑中的txt档,配合坊间编写的程式,可以把整局完全重播。这不单可以让玩家参考对手的打法,亦可以截图到网上询问打牌意见,令网上研究日麻的风气大盛。直至今天,这仍然是玩家之间主要研究日麻的方法。

此时,网上的日麻玩家大多是年青人,拥有较高学历,部分更有专业的数学和统计知识。其中一位日麻研究家とつげき东北最为玩家熟悉。他除了提供功能极强的日麻成绩统计软件外,更发表不少以科学探讨各种日麻战术,以至比较玩家成绩的文章。他亦收集各东风庄高手对局的牌谱,规模庞大,数以十万局计,并用以作各种统计,将其结论结集,出版了他第一本着作《科学する麻雀》。

颠覆日麻界的战术书

《科学する麻雀》于2004年面世。书中大部分篇幅是基于其统计资料而得出的日麻战术,令其论点有很强的说服力,同时它亦大胆而有力地否定了一些在坊间流传数十年的日麻理论。此外该书亦凭其庞大的取样数,彻底否定了流势的精神论,为以后重数据、逻辑和理性的日麻战术研究奠下了基础。

该书出版后,不少网上日麻玩家的成绩在短期内大幅进步(因为有统计成绩的软件及R值,进步很容易就看得出来)。由于太多玩家对此书有极佳的评价,它便开始引起传统日麻职业雀士的注意。在他们眼中,用数学去研究麻雀可谓完全无法想像,其大胆的结论不单令他们重新思考日麻,亦为他们开闢新的研究领域。

数据流日麻的普及

自2000年代开始,由于东风庄的介面及规则未能赶上潮流,网上玩家开始流向另一个网上日麻平台──天凤。天凤除了提供内建的成绩统计功能外,亦有比东风庄更严谨的升级制度,其中凤凰桌[4]至今仍是网上日麻对局最高水平的平台,为最顶级的日麻玩家提供极佳的练习途径,打入凤凰桌亦成为很多网上日麻玩家的目标。与此同时,天凤只需要一个URL,不需安装任何程式也可把牌谱重现,加上当时社交媒体开始普及和日麻动画作催化剂,不单在日本,就连香港、台湾、中国大陆甚至外国都出现日麻的网上战术讨论区。

自此,经过长期重逻辑的日麻讨论,日麻战术理论开始涉及更多分野,分析亦开始「立体化」。[5]其中一位玩家ネマタ,把日麻各方面的理论细分,加以整理,于2009年开始于自己的blog上公开,大受网民欢迎,其理论于2011年开始于经典日麻漫画杂誌《近代麻雀》上连载。2014年,他把理论结集成书《胜つための现代麻雀技术论》出版。至今此书仍是数据流麻雀界的经典,亦是日麻初中级玩家欲提升技术的必读书。

挑战职业麻雀界

然而,当时会上网的人口主要集中于较年轻的一群,随着数据流的日麻更为人熟悉,很多人心中开始有同一个问题:究竟现在的数据流日麻玩家,会不会比较年长,打牌经验丰富的职业日麻雀士更强?由于当时的数据流玩家都是业余性质,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职业比赛圈内较量,两批玩家的交流在2010年前除了とつげき东北在2007年的公开对局外,仍是十分罕见。

一些较年轻的日麻职业雀士比较接受数据流的理论,开始以数据流雀士自居,而其中有不少都赢得职业界的比赛,唤起职业日麻界对数据流的重视。此外由于天凤凤凰桌对局水平极高,亦吸引不少职业雀士以业余性质参与,以证明自己的实力,亦给自己更多的检讨和练习的机会。

2011年开始,天凤开始举办「天凤名人战」,由最顶级的天凤玩家及职业雀士参与角逐,成为第一个网上玩家跟职业雀士间的正式比赛。至今举行了七届,期间两派的玩家互有胜负。到2018年,天凤公认最强的玩家朝仓康心正式加入职业界,当时协会亦给予其极高的待遇。[6]

由此可见,日麻的竞技化为发展现今数据流麻雀提供极佳的土壤,这亦正正解释到纵使香港很多人会打麻雀,但数据流的战术讨论根本无法兴起。数据流的日麻战术,现时仍只限于提供基础的日麻知识,较高级的临场判断技术还是得靠个人的计算能力,并受其他因素所左右,因此运气流的思想仍然存在,只是重要性较低而已。虽然数据流的日麻战术已经兴起,但日麻实在有太多未知的领域有待探讨,要日麻战术做到真真正正的数据化,还有一大段路要走。

注释

[1] 对局单位是指日麻中用以计算博奕得失的最少对局数。一般来说有两圈(称半庄或东南战)和一圈(东风战)两种。打完一个单位就根据四家的点棒(即筹码数)的排名去计算得失。值得注意的是,排名的比重远比手中的点棒大,这可以说在世界各地麻雀中独有的规则。

[2] 健康麻将提倡的是「不赌,不吸(烟),不饮(酒)」,其协会于1988年创立,旨在提升日麻在普罗大众中的形象,令小孩及老人家也可以接触这个运动。

[3] 东风庄的R值系统类似传统棋界中使用的等级分系统,当对手的R值比你低时,你输时扣的R会比你赢时加的R值高,反之亦然。所以要维持高的R值,长期成绩必须比其他人好。然而成绩会受随机左右,我们不可简单的看R值去断定一个玩家的水平。

[4] 能打入凤凰桌的帐号,只佔所有活跃帐号的约千分之一。

[5] 日麻术语中:平面指的是只涉及自己的手牌,相对立体就是指加入其他三家捨牌,点数等状况为思考材料。

[6] 朝仓康心,网名ASAPIN,被公认天凤最强的玩家,协会本身的职业联赛分8级,朝仓一入会就直接编入第2级别作赛,可见协会对其实力的高度评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