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Sample》第十二期「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」编者话:微物的体温

* 原文刊于《Sample》第十二期「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」

「罗卡定律」可真是一种浪漫的想像。

作为鉴证科学奠基的指导原则,法国警官罗卡(Edmond Locard)认为,一切的接触均会留下痕迹,每一触碰都是物质的交换,只要找出痕迹,确立证据,就能证实疑犯与死者曾经相接。那就如同〈微物〉歌词所说了,世上微物,也有着你的体温,物质即是记忆,两者再难分离。人会因情绪而使记忆含混,物证却不会说谎,不会作伪证,若有问题,也只是人类的操作问题,无法寻得物证、无法仔细研究、解读……

这当然是一种浪漫的想像,至少在科学上来说,与真实确实有一段距离。罗卡定律形同思想实验,只能指引思考方向,实际上却难以应用:证据有时限,往往会随时间而磨灭,只消数个小时就会消失蹤影;触碰确会使物质交换,却也会在千万次触碰中将许多不明物料散布各地,痕迹总是以混杂的姿态相互覆盖,衣身上即是万物的混沌……

鉴证科学不如影视作品般,总是以真理的形态展现,反而总是与可能、偶然为伍。鉴证专家以调查翻译出物件秘而不宣的语言,指出可能,呈上法庭,让控辩双方为此找出具说服力的说法,从而判罪。鉴证(forensics)源出于拉丁语的forensis,原指与论坛相关,在公众地方掀起双方辩论,从而决定哪方获胜。在论坛上,双方均可为物件发声,这在古罗马的修辞学家眼中,是一种名曰拟人论(prosopopoeia)的技巧,可以代远方的物件发声,作出指证,也能替国家、政权赋予声音,甚至将之告上法庭。由此可见,鉴证不仅是用以重组案情、为人判定死因的技艺,更有其公共意味,物件、法律、公义、政治、历史,就此连上关係。

今期《Sample 样本》探索鉴证技艺的议题,除了是要理解鉴证的魅力所在,更是试图寻究鉴证科学的现代意义与限制。封面专题细数鉴证技术的流程,佐以四组个案研究,检视鉴证的应用实例;艺术鉴证除了研究伪画的作法与鉴别外,也探讨真与伪为何各有差别;随着真实案件纪录片近年再次兴起,我们也推介了多款影视作品,诘问鉴证推理为何日益公共化。「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」追寻文学作品中的鉴证呈现,探索诡计与心理的交缠。创作专题以Lost and Found为题,夏芝然、李嘉仪、沐羽、苏棓桠、齐琰、虞兴华分别摊展出失去与寻索的过程,自我由此定形又再散逸。另外,今期的专题介绍则聚焦英国的鉴证机构Forensic Architecture,如何以建筑学的知识调查各国于国界边缘犯下的战争暴行,将鉴证的质询视角扭向国家,意图寻回鉴证的公共批判意味,将之带上国际舞台。以物为证,鉴证所保守之物不能仅为国家机器服务,总是面向公义与历史。在温度痕迹消散之前,必须好好纪录。

【第十二期/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】

《Sample 样本》第十二期〈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〉现已出版,本期聚焦鉴证科学,欢迎一同拿起放大镜,学习侦探技艺!

❒ 封面专题/侦探先生的鉴证技艺

荧幕上,我们看过各式侦探以鉴证技艺侦破奇案。然而,鉴证科学的实际操作,到底有何机制,会经过怎样的流程?今期封面专题将顺序细数鉴证过程,分辨各个专业範畴,清术语,并辅以四组个案研究,详述查案细节。实例包括:

法医人类学/从骸骨推论死者身份法医植物学/借一株蓝花假紫荆推导真凶文书鉴证/细数笔迹、签名、字体、纸张鉴定手法历史鉴证/从建筑学判别纳粹大屠杀的真伪

❒ 诡计马戏团

自柯南.道尔撰写福尔摩斯第一部长篇作品《血字的研究》起,推理小说就与鉴证技艺拉上关係。文学作品究竟怎样呈现鉴证程序?江户川乱步〈二分钱币〉、杜斯妥也夫斯基《罪与罚》、康拉德《密探》等三部作品,到底如何借助鉴证的跳板,勾勒出诡计的多重面貌?

❒ 艺术鉴证

艺术家越有名气,真迹越是罕有,往往就能卖得更为高价,成为翌日传媒报导的焦点。也许,正是与价格的挂钩,令我们对艺术鉴证益发有了兴趣。为了鉴定真迹,艺术鉴证动用诸种方法,从物质层面去判断画作的年代。然而,这种对「真」的执迷,到底是从何开始?

❒ 真实案件纪录片推介

侦探剧集一直为人注目,近年却也重新掀起了真实案件纪录片(True Crime Documentary)的风潮,于各类串流平台上成了大众可以沉溺的消闲节目。在公义难以实践的当下,重组悬案、探索司法漏洞的欲求,正正化作了真实案件纪录片的发展动力。

❒ 创作专题:Lost and Found

假如推理小说的範式,就是将隐藏的真相再次揭露,水落石出,那也就是相信,一度失落之物可以重新寻得。然而,从丢失到寻获,开初所失之物会否早已变质?因失物而开展的寻觅旅程,是否终究会在路途上走入胡同?齐琰、夏芝然、虞兴华、苏棓桠、李嘉仪、沐羽各自启程;失去与寻索,往往是驱动旅程的一组词语,自我在此稍稍定形,又再散逸,预备迎接又一次循环。

❒ 研究专题/Forensic Architecture:让鉴证为公共见证

现代的鉴证技术,往往集中以科学方法,处理法庭案件。在今日的用语上,鉴证也被「正名」为法医科学,将医学、科学、法律组合为一。然而,在科学及法律以外,鉴证还包含哪些範畴?在成为今日的鉴证科学以前,这个字词到底经过什幺发展?于 2010 年,英国的埃亚勒・华茨曼教授成立名为「鉴证建筑」的研究机构,试图令鉴证重夺公共意味,以建筑学的方法调查各国政府暴行,确保人权,将鉴证视角扭回国家机器,彰显国家垄断鉴证技艺的危险性,其宗旨正是:法律面前,理应一切平等,鉴证不能只用作压制个体的手段,国家政权不能倖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