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拆散的兄弟

被拆散的兄弟许先生初时进入辅导室,只是希望我尽快处理他的失眠和胃痛。他眉头紧皱,说到工作压力时紧握拳头,说话的速度也加快。当我不带批判地倾听他的种种困扰,他才渐渐放下心防,开始接触自己的情绪。经过几个月面谈,他对自己的内心经验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接纳,胃痛和睡眠都改善了。他反问我:人为什幺那幺抗拒处理情绪?我们活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