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部落客,是品牌解药还是毒药?

时尚部落客,是品牌解药还是毒药?

24岁的Danielle Bernstein,拥有名为weworewhat的Instagram与专页,不同于同年龄的女生,在《Harper's Bazaar》的访问中,她告诉读者,品牌是如何争先恐后抢着掏出5,000至15,000美金,就为了能在weworewhat的PO文中露出,「如今我的粉丝人数已经超越150万人,我可以开出更高的费用,但他们(品牌)还是会欣然接受。」

时尚部落客,是品牌解药还是毒药?

每一天都有将近5,500万条脸书状态更新,网路每两天所产生的讯息量就超过2003年之前人类所使用的频宽;如今,社群软体已经彻底改变人们的阅听习惯,传统媒体渐趋式微,同时也捧红了许多富有特色的网路人物,他们摇曳着自己光鲜亮丽的外表,吸引超高关注人气;在国外,这些部落客拥有比时尚杂誌更高的话语权,屡屡佔据时装秀的头排,更饱收客户的置入、业配文,有些顶尖的部落客一年可净赚上百万美金。只是曾几何时随着技术门槛下修,因八卦或是话题一夕累积上万追蹤名单的网红大有人在,所以开始有人质疑这些时尚部落客是否依旧那幺有价值?「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些Followers可以转化成实际销售数字,」 模特儿Rebecca Romijn在接受《Forbes》访问时如是说。时尚部落客,是否还是品牌的救命稻草?

时尚部落客,是品牌解药还是毒药?

起初这些时尚部落客可能只是兴趣使然,上传一些自己对于商品的使用心得或是所谓的开箱文,这些文章节省了消费者时间与金钱才能获得的经验,这也是为什幺女性彩妆部落客远多于男性部落客的主要原因;这些部落客不同于高高在上的艺人,他们都是从平民老百姓起步,营造出「有天我也可以的氛围。」如同前面所述,社群媒体产生连结效果,让观众以为能够选择自己想看的内容,其实只是品牌铺天盖地的行销手法。Calvin Klein说:「这些部落客跟名人所提供的粉丝,并不是健康的行销对象,更不是品牌经营的长久之计。」过多的业配文,只会导致消费者意识抬头,注意到商品内容并非如广告所形容的美好,快速抵制的反效果,是能瞬间吞噬掉前面辛苦累积的所有成果。

独立媒体为了维持品质,会比大型平台更加深入地介绍品牌内容

所以什幺才是一个良好的曝光方式?义大利顾问公司表示:「跟独立杂誌或是粉丝数100K以下的资讯平台合作会是个好选择,因为这些独立媒体为了维持品质,会比大型平台更加深入地介绍品牌的内容。」特别是小众品牌更必须精準地挑选广告投放对象; 义大利设计师Edward Buchanan表示:「有人建议我,应该要跟部落客合作才能打开知名度,但我却不这幺认为,那些超高人气的部落客可能大部分的粉丝都是会看着Yeezy高潮,然后去Zara买$50衬衫的年轻小伙子,我需要的是能够真正传达品牌内涵,以及设计理念的地方。」

「名气不等于买气」的案例在近期更是不胜枚举,诸多曾敬邀部落客出席的精品开始纷纷碰壁,品牌与部落客合作虽打响了名声却单纯餵饱了韩货与平价时尚,他们虽身穿赞助精品却也只是理出短暂流行,甚连品牌或设计师可能都不了解的他们只需强调有多当红、把画面拍得美美即可。从以往的指标来看,好莱坞巨星、超级名模、到社交名媛和部落客,对敏感的贵妇阔太们来说,反而会对部落客的Level有所忌惮并加以切割。套句栗野弘文曾说:「过度曝光不是一件好事。」如今品牌都在试,但究竟在这个极快的产业当中,谁才是能带起买气的那个人?

时尚部落客,是品牌解药还是毒药?